当前位置:首页>文化资讯 > 理论评论 >

来源:《中国文化报》 来源作者: 来源时间:2019-03-25编辑人:文宣  发?#38469;?#38388;:2019-03-25 10:34:00 浏?#26469;?#25968;:

中国文化报:艺术介入乡村生活(下)

  主持人 徐 涟(中国文化报社副总编辑):当前,以文促旅,以旅彰文,成为文化和旅游深度融合的新时代课题。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展开的?#23548;?#25506;索,正在激发创新活力,并勾勒出新的发展思路。其中,以艺术促进乡村建设,发挥艺术家在乡村建设中的独特作用,正在文旅深度融合中起到探索性的作用。越来越多的艺术家走入乡村,以不同的方式,将美术、设计、创意、建筑带入乡村,焕发乡村独特美感,激发乡村文化活力,助力乡村旅游发展。“艺术介入乡村生活”,成为当下极有共性的话题,也引起了学界的关注与研讨。

  为此,第26期“艺海?#23454;?rdquo;文化论坛,以“艺术介入乡村生活”为主题,借笔谈的形式,邀请了吴为山、潘鲁生、朱乐耕、吕品田、方李莉、吕品晶、曹林、一山等各位艺术家与理论家共同参与。他们当中有的已经进入了深度的艺术?#23548;?#26377;的长时间关注思考艺术介入乡村建设的理论课题。希望借由大?#19994;?#28145;入讨论,总结经验,厘清问题,为发挥艺术、设计、建筑等在乡村建设中的作用,促进文旅融合,助力乡村建设,提供?#23548;?#30340;理论依据。

  用艺术对乡村进行活化

  一 山

  在国家大力推进实施“乡村振兴”战略下,文化振兴恰恰是撬动乡村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建设的内在力量。艺术对乡村的介入,会是乡村振兴的一条新路径,一定程度会?#38376;?#26449;面貌更?#35272;觶?#20892;民生活更美好,农业业态更提升,最终将改变乡村振兴的?#26053;?#35980;。

  我?#34892;?#25104;为“?#22270;?#26032;寨”建设的探索者之一。彝族作为中国第六大少数民族,主要分布在滇、川、黔、桂四省(区)的高原与沿海丘陵之间,有着独立的文字和语言、风俗习惯以及丰富的文化内容。彝族直接从奴隶社会进入到社会主义社会,一步跨千年,这些丰富的素材,既成为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的灵感,又为艺术活化乡村提供了文化基因。用艺术对乡村进行活化,是一种可?#20013;?#29983;长、可推广复制的中国事例。

  从艺术视角来看,“?#22270;?#26032;寨”的建设可从“硬件”“软件”“心灵”“经济”几个方面入手,以文化艺术激活新寨建设,以生活方式的改变带动生产方式的变革,从而实现从“刀耕火种”传统生产生活方式向现代生产生活方式的跨越。我在四川乐山工作时,特别关心大小凉山“?#22270;?#26032;寨”建设。如何改善当地群众的生活水平,?#34892;?#22320;提升精神?#38750;螅?#19982;现代文明接轨的同时?#30452;?#30041;彝族特有的文化?我将多年来的艺术思考融入“?#22270;?#26032;寨”建设?#23548;?#23581;?#36234;?#21382;史现成?#26041;?#34892;艺术改造,做大地艺术的?#23548;?#32773;、田野艺术的?#20107;?#32773;,不断丰富中国乡村振兴的文化内涵。

  活用彝族文化元素和色彩符号

  由于历史原因,生活在山上的彝族人交通不便、信息闭塞、?#35838;?#30772;旧、生活落后、生产原始。从新寨选址来谈,当地政府把原来的彝族聚集地接了下来,在半山腰建设了“?#22270;?#26032;寨”。由于各地政策不一,扶贫方向也有所不同,最初修建的新寨过高、过于城市化,因此被全部叫停。此后,我推动乐山市专门成立新寨办公室,统一规划新寨修建图纸,外墙以“红黄黑”为基调,代表着彝族的三种基本色:红色代表太阳,黄色代表丰收,黑色代表土地。彝族人用三色文化表达了人与自然、与大地万物的关系,黑、红、黄三色更与彝族人的?#29420;幀?#24754;伤、梦想紧紧相连,形成了该民族的最基本的文化基因。此外,每栋?#35838;?#19978;,还有翘起的牛角,而这源于彝族对牛的崇拜。这样一来,彝族基本的文化元素和色彩符号自然地融入新寨当中。

  彝族文化作为

  艺术活化乡村的精神财富

  彝族文化有丰富、独立的文化体系,保留彝族历史上丰富的文化资源,这些是艺术活化乡村的精神财富。在“?#22270;?#26032;寨”建设中,通过筹建?#22270;遗?#20439;陈列馆,集中呈现彝族文字,将他们在历?#26041;?#31243;中使用的劳动及生活工具,如务农的、酿酒的各?#21046;?#20855;进行收集展示,让大家更为直观感受彝族人的智慧。这不仅是历史记忆的重拾,更是中华文化的传?#23567;?#22312;彝族乡土教材中,推行双语教学,还加入了艺术教育,保留民族性的同时,将多元的文化融入其中。

  提升彝族乡村乡风文明

  经济条件改善了,文化建设也要同时跟上,才能实现全面振兴。如何以艺术活化“?#22270;?#26032;寨”,确实?#34892;?#22320;推进乡村振兴?“?#22270;?#26032;寨”建设更多的是作为社会?#23548;?#31867;项目,力求带动当地发展,让群众走向文明生活。一方面丰富彝族群众的文化生活,开展文明新生活活动、五好文明家庭评选,并给?#32771;遗?#22791;电视,推行互联网远?#25506;?#23398;、远程诊?#31995;齲?#32553;小与外面世界的差距,尽快融入文明社会,另一方面邀请艺术家根据彝族文化对农民房子进行改造,打造成为彝族民俗艺术村落,提供民宿给游客住宿。做一些在地性的艺术项目和雕塑创作,将艺术渗透到?#35838;?#24314;设、文明生活、经济发展等各个领域,推动当地的发展,乡村建设给彝族人民正带来各方面的变化。

  以艺术方式提升生活质量

  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,彝族人民养成了能歌善舞的特性,拥有丰富多彩的民族民间音乐舞蹈艺术,民族节目灿烂多姿。此外,他们还拥有独特的饮?#22330;?#36215;居、婚丧、服饰。“?#22270;?#26032;寨”的建设当中自然少不了对于彝族文化的保留、宣传和推广,这些宝贵的文化资源也是彝族发?#20851;?#24453;挖掘的珍稀经济资源。我们通过体验彝族的民族风情,吃彝族美?#22330;?#24863;受?#22270;?#20048;、过彝族新年和火把节等旅游活动,将彝族的文化、生态、特色挖掘出来,?#34892;?#22320;把民族生活方式转化为?#36136;?#21457;展生产力,切实把群众的腰包鼓起来、精神富起来。

  民族文化是我们艺术创作的源泉之一,我们应该抱着感恩的心用艺术回馈乡村振兴。乡村振兴一定要保持乡愁,深挖当地文化原色,待?#22270;?#24198;典礼仪让人返璞归真,体验古老的文明之韵味,以乡村产业振兴带来经济收益,以艺术方式提升生活质量,最终才能更好地使艺术与乡村相融互济、和谐共生。

  (作者为四川雕塑学会顾问)

  同添一砖一瓦 共栽一花一木

  吕品晶

  2014年开始,我们对贵州省的两个自然村寨进行了乡村振兴的艺术介入计划。雨补鲁村位于兴义市清水河镇,整个村寨坐落在一个自然天坑里,被外界称为黔西南的“世外?#20197;?rdquo;。板万村位于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,拥有着布依族传统村寨的典型面貌,蕴含丰富的民族文化资源。

  不要“焕然一新”

  雨补鲁村处于典型的喀?#22266;?#22320;貌峰林区域,自?#25442;?#22659;较为优越,村庄背靠东南侧坡度较缓山体依山营建村落。“天坑”式的地理环境呈喇?#28982;?#24418;,底部平坦,整个村寨依山傍水。传统建筑融合了当地民族民居特色,强调利用现有自?#25442;?#22659;,因地制宜、就地取材。保存较好的五面石建筑?#20174;?#20102;几百年前匠人的制作工艺,片石墙部分则是当地民?#25317;?#33539;,传统的石?#24149;彝?#26448;质及色彩特点较为突出。但是近年来,村?#29992;?#20020;卫生环境差、违规建设现象严重、新?#23665;?#31569;混杂等问题。由于历史久远,部分老?#23665;?#31569;年久失修,村子整体建筑风貌凌乱,许多外出打工的村民更偏爱外来建筑形式,富起来的村民热衷于建造在中国城乡接合部常见的“小洋楼”。

  在传统村落民居的改造上,我们不希望“焕然一新”,而是能够保留当地千百年来的传统面貌。同时,我们也不希望“拉回远古”,而是尊重村民在现代生活中总结出来的建设智慧。在建筑单体的改造上,采用合理改造、保护为先的策略。改造方式主要分为两种:一种以修缮为主,在对环境整治的同时,严格按照传统做法、沿用传统材?#24076;?#20445;持传统风貌,以求如实?#20174;?#21382;史遗迹,保留历史记忆。另一种以改造为主,摒弃不符合传统风貌的材?#24076;?#23558;严重不符合传统风貌的平屋顶改成坡屋顶,同时将不符合传统特色的新建筑立面、台柱等进行改造。

  在村庄改造中,设计师承担了与村民沟通、协商的工作,这其中既需要智慧,也需要耐心和毅力。比如“打瓷砖”项目,是经过与村民的反复沟通后,才获得村民认可。立面瓷砖打掉以后,传统的石头墙面露出来,再通过传统石筑工艺的修葺、贴补,使得村子的整体建筑风貌得到统一。

  板万古寨也受到了现代化的影响,占全村1/3的新建砖石混凝土建筑无论在体量?#22836;?#26684;上都与传统村落格格不入。我们通过采用传统材?#31232;?#32467;构和建造工艺,在对原住户最小影响下,统一了风貌。而占绝大多数的传统吊脚楼民居,则首先进行结构扶正和加固,外墙维护依然保留了原来的夯土做法,立面板壁则遵循原来风貌予以修整完善。

  村民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城里人来到这里,?#19981;?#36825;里的建筑风格,村民的审美观也发生巨大的变化,对于故乡的自豪感和荣誉感油然而生。

  让村庄“动”起来

  乡村振兴的根本目的是能够维系乡村的文明,让村民能够更好地生活,有尊?#31995;?#29983;活。雨补鲁村是一个具有鲜明文化传统的村落,经常会有丰富的民俗活动和文化活动。古榕树广场是全村的公共生活中心。通过对个别单体建筑的拆除和改建,组合构建新的公共活动区域,形成一个以榕树广场和陈氏宗祠为中心,融祭祀场所为一体的公?#37096;?#38388;系统,历史上独特的走幡会活动在这个更新的公?#37096;?#38388;系统中得以激活恢复,思乡念祖的乡愁情结在此得以抒发。

  对板万村的改造,也是首先从公?#37096;?#38388;梳理入手,建构了以民间祭祀、民俗文化、日常生活为主题的公?#37096;?#38388;。这些公?#37096;?#38388;的建设,为村里的布依戏、八音坐唱、哑面戏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示、传承和传习提供条件,?#24067;?#22823;增强了族群的集体凝聚和共同意识。

  手艺要在当地“生长”

  板万村村民都是布依族,保存有众多的民族文化和习俗。布依戏是国家级非遗保护项目,在村里保留有完整的戏班子。织布、刺绣、酿?#36139;?#26159;村民习以为常的生活技艺,木作、垒石、夯土、制陶也是大多中老年村民拥有的建设?#20197;?#30340;营造技艺。

  目前对于传统村寨中的刺绣、纺织等手工艺,?#34892;?#20225;业进行了开发和利用。不过,我们认为,真正的乡村手工艺的复兴,应该是在乡村里有大作坊,家家?#34892;?#20316;坊,它们可以用来生产、展示、交流、传习、销售,这样保持村庄的活力和完整性,对乡村的经济和文化生态有带动,而不是脱离手工艺的原生环境,把乡村里的人抽到城市里打工。文化遗产应该“在地”保护,在村落的环境里?#26377;?#20256;?#23567;?/p>

  为了保留布依族传统的织布和刺绣工艺,我们利用一座原本废弃的吊脚楼,打造出了村中的锦绣坊,希望传统的布依族织布与刺绣技艺在这个锦绣房中继续传承下去。

  板万村村民善于酿造一种独具地方风味的酒。对于善于酿酒的人家,则兼顾生产和生活,对酿?#21697;?#36827;行合理的功能区分配置,保持了生产与生活在传统民居中的共生共存状态,又提升了各自的环?#31216;分省?/p>

  通过锦绣坊、酿?#21697;?#31561;建设尝试,希望乡村能在自我更新?#22836;?#23637;中成长,也希望通过设计能够成为连接传统工艺与现代生活的桥梁。

  2018年12月,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布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,雨补鲁被列入其中。雨补鲁还获得了国家3A旅游景区资格、“中国最佳?#35272;?#20241;闲乡村”等称号,实现了初步振兴。地处更偏远的板万村?#37096;?#36215;民宿,建立了自愿者培训营地,手工作坊在政府的支持下运行了起来。

  乡村的改造更多需要的是对乡村生活的感知,而这必须是从现场去获得的,而不是办公桌前。因此,对于乡村建设,我们首先必须怀有谦卑之心,对传统的谦卑,对生活的谦卑,我们应?#20204;资?#19982;乡民共同添一砖一瓦,共栽一花一?#23613;?#19981;预设先验的宏大叙事,在亲历过程中学习,是艺术介入乡村建设应有的态?#21462;?/p>

  传统村落的改造?#23548;?#19981;仅限于物质的空间存续、保护与修复,不只限于审美范畴上的乡村风貌营造,更要在乡村精神性、文化传承上下足功夫,?#26377;?#21457;展传统乡村文脉,为传统价值精神存续于当代生活提出创造性的办法。而艺术的介入,便是一种精神性的因素,是以另一种人文的眼光,以当代乃至“未来性”的视角重新审视传?#22330;?/p>

  (作者为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)

  从个人的创作空间中走出来

  朱乐耕

  在中国的广漠的乡村,蕴藏着丰富而多样的文化艺术,随着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、?#35272;?#20065;村建设、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,乡村建设?#22836;?#29289;质文化遗产保护在共同推进中也产生了很多矛盾,乡村日益增长的生活需求,对传统建筑空间,如釆光、卫生设施的增加、建筑外空间增加大型金属蓄水塔、其他材料对传统建筑的搭建,严重地破坏了传统建筑的格式,在这过程中设计师与艺术?#19994;?#21442;与,用艺术和设计的形式进行空间再造,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,也是艺术介入乡村建设的价值和意义。

  但在这一过程中,设计师和艺术家需要深入了解该地的人文历史,向传统文化和艺术学习,做到既保留传统风貌,又有当代艺术观念的新的设计表达。另外,还要关注乡村现今还遗留的一些传统手工艺,比如布艺、木艺、竹艺等,这些传统工艺,不仅要当遗产来保护、抢?#21462;?#25972;理出来,还要把它当资源来开发,加上当代艺术观念,使之成为一件件从传统中走岀来的时尚产品,并以此开拓出乡村新的手工艺产业。?#25381;?#26377;了产业,乡村才能留住人;有了人,乡村才可以“活”起来,发展起来。与此同时,我们看到的是,艺术家应该走下神坛,要从个人的创作空间中走出来,走进大众包括乡村农民的生活、关注当代社会发展,用艺术和设计去参与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,用新的艺术表达,去?#25925;?#21644;表达?#23601;?#21270;的现代性生活方式。

  (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院院长)

  把艺术作品

  “植入”千家万户

  曹 林

  一些?#24615;?#35265;卓识的学者和艺术家,已经预见到文化资源和文化创意将从不同角度介入社会生活。

  随着舞台美术的疆界不断扩展,舞美设计师的工作不再局限于传统意义上“幕后英雄”,他们的视野从戏剧舞台逐渐放宽到更广阔的社会空间领域。

  从2016年?#20004;瘢?#30001;中国舞台美术学会主办,每年一度的“隆里国?#24066;旅?#20307;艺术节”,已经举办了3届。回望走过的创意?#23548;?#20043;路,可以看到,在相对偏远的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锦屏县隆里古镇举办的?#26053;?#20307;艺术节,基本上形成了一个巨型交互平台。

  我们在思考举办?#26053;?#20307;艺术节之初,就以“舞美走入自然,艺术介入乡建”为主题词,力图把舞美设计师、?#26053;?#20307;艺术家、艺术院校师生和文艺?#21644;?#30340;专家学者、行业精英聚集到一起,共同拓展艺术视野,观照当下,展望未来,带动当地的扶贫工作,优化当地的经济产业结构,促进地域旅游经济发展。所以,我们选择隆里古镇来举办?#26053;?#20307;艺术节,从主观上看,就是想从封闭空间走向开放的大自然,去追寻都市环境下业已失落的那份悠然心?#22330;?#37027;份自然透亮的呼吸,用艺术创作的?#30475;?#21644;美好,与山川田野进行心灵对话,开拓艺术创作的新天地;从客观上看,“隆里国?#24066;旅?#20307;艺术节”不仅让地处偏远山区的人民群众,与融合了高科?#38469;?#27573;的?#26053;?#20307;艺术零距离接触,全面提升生活品质,而且,在举办?#26053;?#20307;艺术节的过程当中,所带动产生的社会影响力会转化为经济效益,达到一个艺术与经济相互作用的有机循环。今年我们还将继续举办第四届“隆里国?#24066;旅?#20307;艺术节”,此艺术节在艺术介入乡村建设方面的价值、意义和作用力,已经慢慢地显现出来——我们要把艺术家们对推动社会文明进程的思考,化为具体?#24418;?/p>

  “隆里国?#24066;旅?#20307;艺术节”注重探讨“艺术创作在地性”的发展新思路,不突出某一个艺术家,不破坏当地自?#25442;?#22659;,而是充分调动国内外优势专家资源,发掘并利用当地的文化遗产,把艺术作品“植入”千家万户。?#26053;?#20307;艺术节的作品呈现方式也是全新的,它以天空大地为舞台,以山川田野为画布。其独特性首先表现在艺术观念的前卫性,我们邀请的国内外艺术家从哲学思考和创作理念上,给观众带来了不一样的观赏体验;其次是关注学术性,来自高等院校的专家学者带领学生在开放性、无边界策展理念下,使用具有当代意识的?#26053;?#20307;语言,突出面向未来的艺术?#38750;螅?#20307;现出跨界实验和视觉创意的特质;再次就是对高科技的应用,我?#21069;?#22269;内外先进的?#26053;?#20307;技术手段,以艺术作品的形式加以展示,强调互动和参与。此外,我们还倡导把艺术“植入”生活,用生活激发艺术,尝试全民参与创作。我们鼓励艺术家把创作作品留在当地长期展示,以达到吸引游客的目的。艺术节期间,我们发挥艺术?#19994;?#19987;业特长,组织来自国内外的艺术家在当地举办义务辅导班,既教授古镇儿童学习美术,也辅导当地非遗传承人提升造型能力,提高他们的审美能力和创作水平。我们还与当地政府部门合作,发起艺术家慈善募捐活动,为?#29420;?#20892;户购买生活用品,为留守儿童提供学习上的资助。我们还倡导鼓励艺术家义务为当地乡村规划、民宿改造、景观设计等项目提供咨询、提供方案,实现文化艺术层面的精准扶贫。

  舞美人的创意思维之所以独特,就是他们始终在关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、人与社会的关系,以及时间与空间的关系,其作品的呈现方式,已经无法用传统的分类法来框定了。作品所带来的社会影响力,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艺术作品所能企及的。这是以“大舞美”观念促进艺术创作介入乡村生活的新课题,应该成为一个典型事例,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。

  (作者为中国?#38750;?#23398;?#33322;?#25480;、中国舞台美术学会会长)

您是第8304646位访客

版权所有: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(文化事业 文化产业)维护更新: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(文化事业 文化产业)技术支持:山东大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

地  址:济南市经十一路12号电  话:86568871邮  编:250000ICP备案:鲁ICP备09042281号-4

快乐扑克牌3走势图
湖北快三今天开奖 今天快乐双彩170期开奖 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8月21的大乐透中奖号码 天津快乐十分机选号码 航宇国际娱乐城赌球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精准四肖三期内必出白小姐三肖中 内蒙古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河北十一选五助手官方下载 中国体育彩票22选5 香港六合彩结果号码 北京pk10快乐赛车 百人牛牛d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钱